《檢察院工作報告》2017年度

法治原則是澳門特別行政區檢察院獨立行使檢察權的基石,同時,在檢察院的內部運作方面,依法行政是確保檢察長辦公室內部良好運作的指導方針。

2017年,面對人力資源緊缺和案件數量居高不下的客觀情況,檢察院全體工作人員共同努力,透過檢察長辦公室行政系統以及正在設立和完善的資訊化案件管理系統的大力支援,檢察院司法官抓緊辦理新案並積極清理舊案積案,有效地履行司法範疇的檢察職能,完成打擊犯罪和維護特區法治的法定職責;與此同時,檢察長辦公室亦不斷檢討和優化內部工作架構和工作程序,糾正過往在人員任用、工程批給和財貨採購方面存在的問題,在行政範疇為檢察院履行檢察職能提供整體的支持和保障。

以下,我們謹就特區檢察院在2017年的運作情況作出具體報告。

一、維護法治,質效並舉

(一)刑事訴訟辦事處的工作情況

領導偵查是檢察院行使檢察權的一項重要職能,檢察院刑事訴訟辦事處負責領導刑偵,主持案件的偵查和控訴工作,確保偵查的合法性,保證在刑偵工作中做到有案必查、不縱不枉,藉此維護法律尊嚴和恢復社會秩序。

司法公正是司法機關運作的終極目標,在注重提升司法效率的同時,檢察院也注重保障辦案質量。透過內部溝通平台,刑事訴訟辦事處的17名司法官能夠就法律規範及典型案例保持溝通交流,分享經驗,共同提升整體的辦案質量。

數據顯示,澳門的治安環境近年得以持續改善,在2017年,檢察院刑事案件立案14,358宗,較2016年的14,876宗減少3.50%;與此同時,結案16,303宗,減少5.67%;控訴4,363宗,減少2.59%;歸檔11,651宗,減少6.32%(分析統計資料,案件歸檔的主要原因是經偵查未能確定犯罪人身份、犯罪證據不足以及被害人不追究等三種情況,其數量分別為4,654宗、3,147宗、2,993宗);以及歸檔案件基於發現新證據而重開的有249宗,增加56.60%。

2017年,刑事訴訟辦事處司法官積極清理舊案、加快處理新案,歷年積壓的案件持續減少,其中,由2017年轉入2018年的案件有8,711宗,較2016年轉入2017年的10,407宗減少1,696宗。

過去一年,立案數字最高的5類犯罪依次是:

1、盜竊、搶劫、毀損財產罪立案4,756宗(按年減少2.26%)
2、傷害身體完整性罪立案1,699宗(按年增加3.79%)
3、交通事故引發的犯罪立案1,242宗(按年減少7.73%)
4、各類詐騙、勒索罪立案1,164宗(按年增加13.12%)
5、涉非法移民罪立案1,077宗(按年減少20.93%)。

除此以外,立案數字較高的犯罪還包括不法賭博高利貸罪795宗,按年減少0.13%;妨害公共當局罪629宗,減少15.34%;偽造文件罪629宗,按年增加18.01%;以及侵害人身自由罪395宗,按年減少14.50%。

與2016年相比,2017年立案增幅較大的犯罪有:殘酷對待動物罪9宗,按年增加800.00%;家庭暴力罪65宗,按年增加333.33%,這一情況的主要原因是,由於《動物保護法》及《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分別於2016年9月及10月生效,因此,兩類犯罪立案數字在年度對比方面存在巨大差異的情況;另一方面,在2017年,清洗黑錢罪立案58宗,較2016年223宗減少73.99%;此外,毒品犯罪亦有所減少,立案248宗,較2016年293宗減少15.36%,有關數字顯示,在2017年,本地區預防和打擊毒品犯罪的行動取得進一步的成效。

(二)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的工作情況

隨着初級法院刑事大樓於2017年8月的啟用,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負責出庭支持公訴的司法官亦同時伴隨刑事法庭進行搬遷,為此,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的司法官須在兩個不同的地點工作,令檢察院人力資源的緊拙情況更加明顯,至2017年11月新檢察官到任時,情況開始有所緩解。

自2015年起,檢察院每年移交初級法院審判的控訴案件年均超過4,000宗。2017年,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的10名司法官參與刑事案件審判聽證10,682次,作出刑事案件上訴51宗,以及作出上訴答覆380份。

除刑事案件以外,為維護和監督司法的公正性,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的其餘6名司法官亦需依法處理大量民事、勞動和行政範疇的訴訟程序。

2017年,檢察院司法官參與及出席民事案件審判聽證1,397次。

在處理勞動案件的過程中,根據勞動糾紛的特點,檢察院按照保護勞工利益的方向先行調解;在2017年,檢察院參與勞動法庭案件892宗:工作意外職業病案件493宗,經檢察院494次調解,未能達成調解協議而提訴的有34宗;開立普通勞動訴訟案件399宗,經檢察院調解349次,提起訴訟10宗;從案件涉及勞工人數而言,檢察院進行調解的勞動案件涉及勞工843人,提起訴訟涉及的僱員人數55人。

另一方面,為維護未成年人、弱勢群體和法定的公共利益,檢察院依職權參與涉及未成年人、失踪人,以及無行為能力人的民事案件的審理。2017年,檢察院依職權調查父母親身份57宗,代表未成年人向法院提訴118宗,涉及禁治產、準禁治產、保佐、訴訟費用執行、破產、強制性財產清冊以及代表特區庫房要求清償稅項等訴訟程序共計527宗。

此外,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在2017年尚就涉及民事、行政、勞動範疇的事務開立內部行政卷宗1,066宗。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司法組織綱要法》的規定,涉及前檢察長何超明貪腐案的其餘共犯均由初級法院審理,為此,在2016年至2017年期間,檢察院設立由1名助理檢察長、1名檢察官及多名司法輔助人員組成的專案工作小組,負責在初級法院刑事法庭支持公訴的審判程序,由於專案組專責處理案件大量文件和資料的整理分析,在2017年期間,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的其他司法官須分擔專案組司法官原獲分配的部份工作,這一情況導致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各司法官的工作量明顯增加,儘管如此,在2017年,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的同事們仍然依法盡責履行法定的工作職能。

(三)檢察院駐行政法院辦事處的工作情況

2017年,行政司法上訴及訴均大幅增加,前者較2016年按比增加330%,後者增加100%,案件增多的原因主要涉及行政處罰網約車案件的增加,該等案件於2016年及2017年期間合共約有1,300宗;此外,相關案件還包括涉及購買經濟房屋資格、租賃社會房屋資格、過界勞工、非法旅館、稅務等方面的爭議。

2017年,檢察院駐行政法院辦事處的司法官人數占比為1.5人(1名司法官以兼任形式分擔部份工作),但是,由於案件數量增加,當中包括涉及土地問題和大型公共建設爭議的案件,故此,該辦事處的檢察官及司法輔助人員需面對較為沉重的工作壓力,其中,在過去的2017年,檢察院駐行政法院辦事處合共處理司法上訴案件1,250宗、訴26宗,其他緊急程序19宗,完成檢閱提交訴辯書狀2,695次,結案83宗。

(四)檢察院駐終審及中級法院辦事處的工作情況

2017年,檢察院駐終審及中級法院辦事處5名司法官合共處理中級法院各類刑事、民事、行政案件1,120宗,就上訴發表意見書及提交上訴答覆1,003件;處理終審法院的各類案件65宗,就上訴發表意見書及提交上訴答覆60件。

除常規工作以外,按照《司法組織綱要法》的規定,由於前檢察長何超明貪腐案須由終審法院負責審理,故此,檢察院就該案設立由駐終審及中級法院辦事處的2名助理檢察長及多名司法輔助人員組成的專案工作小組,專門負責該案的偵查以及在法庭支持公訴的審判程序;由於該案涉及大量文件和資料的整理和分析,專案組就該案的專門投入致檢察院駐終審及中級法院辦事處5名司法官於2017年的工作負擔明顯增加。

二、檢察院獨立行使檢察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自2016年前檢察長何超明貪腐案曝光後,社會各界均十分關注事態的發展,尤其是在預審法官作出起訴之後,由於公眾能夠了解案件的更多情節,社會對案件的審理及判決更為關心。

一直以來,前檢察長何超明均以廉潔奉公的形象示人,為此,對於何超明被指控貪腐,有人認為是特區政府在換屆之後對其進行政治打壓,甚至有部份法律界人士也就檢察院對何案的控訴處理作出猛烈的評擊,批評檢察院對何超明作出1,536項犯罪的控訴屬於濫控以及專業判斷失當,相關言論令檢察院,尤其是負責領導該案偵查以及隨後在法庭支持公訴的專案工作小組承受沉重的輿論壓力。

經過長達8個多月的審訊,終審法院合議庭於2017年7月14日對案件作出終局裁決,確認控訴書指控的絕大部分事實,裁定被告何超明1,092項犯罪成立,合共判處21年徒刑。

何案的整個審判過程充份證明,澳門特區堅持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無人能夠凌駕法律之上,澳門特區司法機關獨立、公正、依法處理所有案件,不論涉案人是何等身份,違法必究。

三、集思廣益,實事求是

對於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敏感案件,檢察院充份發揮 “檢察一體” 的制度優勢,以專案工作組的形式,積極推動案件的有序進行,盡快排解爭議。

2017年期間,在檢察院代表澳門特區就善豐花園事件提起的民事求償案件中,檢察院聲請提前進行的鑑定取證措施經已完成,目前,法庭任命的三名鑑定人已向法院提交鑑定報告。

其後,在相關案件的預行鑑定進行期間,法院方面決定將該案與社會工作局提起的相關賠償案件合併審理,此時,其中一方被告提出的現場補充鑑定措施獲批准並安排在2018年1月中執行。儘管此案因案件合併導致在預行鑑定期間出現新的情況,但是,檢察院的專案工作組將在審判程序中依法推動案件的有序進行,力求在維護特區公共財產利益的同時,盡量減少訴訟程序對大廈小業主擬開展的大廈重建計劃造成的拖延。

四、面對挑戰,迎難而上

維護和完善澳門特區的法治環境是檢察院工作的重要職能,為此,檢察院致力在整個社會的不同層面履行維護和推進合法性的職責,積極參與和推動特區法治系統的建設,同時,檢察院也透過不同層面的區際和國際司法合作,汲取外地的成功經驗,宏揚澳門特區在維護法治方面的正面形象。

為了推動澳門特區法律制度的持續完善,2017年,檢察院依法向法務部門就法規的制訂及修訂提供法律意見,同時,檢察院也因應行政長官的要求,針對社會上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事項提供法律意見,協助特區政府依法就相關事件尋求合適的處理方案。

另一方面,為有效回應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就澳門特區履行國際公約的要求,檢察院也應要求向特區政府提供相關數據及材料,積極參與特區政府就相關組織對澳門特區進行的相互評估工作,共同維護澳門特區的良好對外形象。

(一)關於清洗黑錢罪

2017年,亞太區打擊清洗黑錢組織(APG)完成對澳門特區的相互評估,據此,澳門特區取得良好評級,但是,在洗錢犯罪的調查、檢控及充公的有效性方面,澳門特區的運作被評為處於低水平的狀況。

在洗錢犯罪方面,檢察院於2014年立案60宗,作出控訴1宗; 2015年立案164宗,控訴3宗;2016年立案223宗,控訴4宗;於2017年立案58宗,控訴2宗。

以數字分析而言,2015年和2016年的洗錢犯罪似乎高速飆升,而檢控數字相對偏低。

然而,在上述兩年期間,洗錢犯罪立案數字的增加,主要與一些人士利用內地借記卡在澳門特區的銀行櫃員機提取大量現金的個案增加有關,儘管該等新型的資金轉移個案並無具體指向任何上游犯罪,但是,為了查明可能存在的犯罪行為,檢察院因應金融情報辦公室提交的可疑交易報告相應地立案跟進。

其後,經過刑事偵查,由於並無發現該等可疑交易與任何犯罪活動有關,故此,檢察院對相關案件予以歸檔,但是,由於相關交易活動以不構成犯罪的方式規避資金來源地的外滙管制,並對澳門的金融管理制度造成負面衝擊,為此,政府有關部門按照實際情況提高將該類可疑交易報告移送檢察院進行審查的標準,並及時推出在沒有安裝面容辨識功能的櫃員機暫停內地借記卡提款的措施,自此,2017年的洗錢犯罪立案數字已回復至2015年之前的水平。

此外,關於不法資產充公方面,檢察院代表澳門特區成功追贓的案例亦不少見,當中以針對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貪腐案的追贓工作最為突出;在該一案件中,澳門特區先後在香港透過民事訴訟以及在英國透過刑事司法合作,成功追回歐文龍在境外合共近八億澳門幣的不法資產;此外,在澳門地區本身,檢察院亦透過訴訟程序,對其他案件完成價值數以千萬澳門幣計算的充公不法資產的個案。

在高科技發展和資金人員大量流動的現代社會,洗錢犯罪的偵查難度極為複雜,針對層出不窮的處置、分層和整合犯罪所得的手法及其跨境化的趨勢,澳門特區於2017年對反洗錢法律作出修改,明文規定洗錢犯罪的成立毋須取決於上游犯罪的定罪,同時,洗錢犯罪的主觀構成要素也可藉客觀事實加以證明,就此,我們相信,相關法律的修改和完善將對打擊清洗黑錢的犯罪產生積極的效果。

俗語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面對清洗黑錢犯罪的不斷挑戰,為提升辦案能力,檢察院將不斷加強司法官及司法輔助人員參與反洗錢的職業培訓,另一方面,澳門特區也需要加強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溝通與合作,不斷提升案件查處的實際效果。

(二)關於販賣人口的罪行

當今世界,販賣人口的犯罪問題一直備受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基於澳門特區已經確立以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為定位的發展政策,為維護澳門特區的良好形象,特區檢察院一直在打擊刑事犯罪方面對販賣人口罪作出嚴肅處理。

無可否認,販賣人口的不法活動通常與操控賣淫活動存在密切關聯,但是,透過司法實踐可知,在澳門特區發生的絕大部份操控賣淫活動並不符合《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關於預防、禁止和懲治販運人口特別是婦女和兒童行為的補充議定書》對販賣人口所作的定義。

2017年,檢察院就販賣人口罪立案4宗,與2016年的3宗相若,操縱賣淫罪立案14 宗,較2016年減少5宗;另一方面,就販賣人口罪作出控訴1宗(控訴數字包含2017年或以前的案件),較2016年減少3宗;就操縱賣淫罪作出控訴30宗(該一數字包含2017年及以前的案件),較2016年減少3宗。

儘管2017年販賣人口罪及操縱賣淫罪案發率與2016年相若或有所下降,但是,為維護澳門特區的良好名聲,檢察院仍將繼續關注和致力打擊與販賣人口相關的系列犯罪。

五、檢察長辦公室運作重回正軌

毋庸諱言,前檢察長何超明貪腐案的偵辦及審訊過程顯示,檢察長辦公室過往在人員任用、工程判給及財貨採購方面存在嚴重有法不依的亂象。在檢察院領導層換屆之後,經過三年時間的不斷檢討和調整,至2017年,檢察長辦公室的內部管理已重回正軌,辦公室工作人員的士氣和人員團隊的凝聚力不斷提升。

在人員任用方面,之前以濫用定期委任的方式提高相關人員的職級、違法採用勞務合同聘請不具擔任公職資格的人員等惡劣情況均已得到切實糾正,已對相關人員的職務狀況依法作出調整,對於應予辭退的人員亦已依法予以辭退,人員任用方面的公職法律制度得到嚴格執行。

在工程判給及財貨服務採購方面,檢察長辦公室於2016年設立的內部“採購監察委員會”發揮着恆常的監察作用,該委員會由法律人員、財務人員及行政人員組成,根據內部設定的規則,該委員會就檢察長或獲其授權人員作出超過特定金額的開支項目提供意見和建議,藉此為相關開支的合法性和合理性提供制度方面的保障。

2017年4月,檢察長辦公室引入 “供應商資料庫系統”,在辦公室進行採購之時,工作人員依照既定程序,以隨機抽樣的方式選取相關供應商進行書面詢價,確保有關程序的公平和公正。

六、修訂第13/1999號行政法規《檢察長辦公室組織與運作》

回歸之前,澳門地區並不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司法機關也沒有設置自身的輔助部門。

在澳門特區成立之後,依照《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規定,作為司法機關的檢察院獨立行使法律賦予的檢察職能,不受任何干涉;另一方面,根據《司法組織綱要法》的規定,檢察院下設的檢察長辦公室具有行政及財政自治的職能,其中,根據第13/1999號行政法規《檢察長辦公室組織與運作》的規定,檢察長辦公室負責向檢察長提供技術和行政性質的輔助,其內設立專責處理檢察院日常行政事務的職能部門。

為完善檢察長辦公室在運作方面的架構設置,特區政府先後於2009年及2011年對《檢察長辦公室組織與運作》進行兩次修改,目前,檢察長辦公室在附屬單位設置和運作方面仍存在需予合理改善的空間。

為在制度上彌補和改善組織法規的存在問題,2017年,檢察長辦公室已就修訂《檢察長辦公室組織與運作》展開前期研究,有關工作將於2018年繼續進行。

七、建立資訊化案管系統,提升運作效益

為有效地提高案件管理系統的現代化和專業化水平,自2015年起,檢察院開始構建 “案件管理平台” 的資訊系統,至2017年,相關項目已經完成有關底層技術研究和建立基礎資料庫等工作,目前,該一項目已成功開發“電子法律文書系統”及“電子卷宗系統”。

在底層技術研究方面,於2017年,檢察長辦公室的資訊人員集中於文書自動生成技術、二維碼識別技術、數據交換研究及平台架構的分析與研究,目前,有關工作均已順利完成。實踐證明,在文書製作方面,相關程序明顯地有利於減輕司法輔助人員的工作負擔並提升相關工作的準確度和效率,現時,具備電子範本的司法業務文書已編製至51份,有關司法文書亦已作出適當的分類及編號,該等措施為日後藉條碼或二維碼進行的電子文件追蹤和掃描程序奠定技術基礎。

除“電子法律文書系統”外,2017年,檢察長辦公室亦為刑事訴訟辦事處開發“電子卷宗系統”;至2017年底,檢察院已將2000年以後的控訴書掃描文本滙入案管系統,相關措施為司法官在日常辦案過程中查閱相關文檔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此外,根據工作計劃,檢察長辦公室目前已完成“證物管理程序”的初期調研,並已就系統建設訂定實施方案。

八、積極拓展司法協助的空間

澳門特區地理位置獨特,對外經貿及人員流動頻繁,隨着澳門特區參與國家“一帶一路”的發展戰略以及澳門特區確立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經貿平台的發展定位,涉外法律糾紛存在不斷增加的客觀趨勢。

2017年,檢察院合共處理82宗刑事、民商事司法協助案件,情況與2016年的85宗相若。

尤須一提的是,在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方面,儘管澳門特區具備較為完善的內部法規,能夠有效地適時回應國外司法部門提出的司法協助請求,但是,我們亦注意到,在澳門特區向外國提出司法協助請求之時,很多時候,澳門特區的司法協助請求未能獲得國外被請求方的接納,其原因通常是澳門特區未與被請求方簽定刑事司法協助協定,又或相關請求事宜未能符合被請求方的法律要求;此外,澳門特區提出的協助請求有時也遇上外國被請求方因執行時間過長致請求成效未如理想的情況。

至於澳門特區和內地、香港特區以及台灣地區在國內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方面,基於客觀的歷史和現實原因,澳門特區現行的內部法規,尤其是涉及移交逃犯方面的法規仍在等待相關的立法規範。

考慮澳門特區和內地、港、台仍未簽訂刑事司法互助安排的現實,我們認為,有關刑事司法協助方面的工作在技術層面仍需面對亟待解決的實際問題。

儘管如此,檢察院仍將依照《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規定,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繼續致力於推動澳門特區與其他司法管轄區就接納及執行刑事司法協助請求方面作出有效的互惠安排。

九、關於檢察院運作方面的其他事宜

(一)參與公共工程判給及財貨服務採購開標的問題

為依法監察公共部門及實體在財貨服務採購及工程判給方面的合法性,在2017年,檢察院派員出席公共部門及實體合共210個項目的開標程序。

根據法律,如須公開招標的財貨服務採購的估價超過澳門幣500萬元或公共工程的估價超過澳門幣1,000萬元,須有一名檢察院代表出席開標。

隨着澳門特區社會經濟的發展,財貨服務和工程價格不斷上升,前述分別於1985年及2000年訂定的金額標準客觀上脫離實際。由數字記錄可見,檢察院派員出席開標的次數由2000年的10宗增加至2017年的210宗,增幅高達2,000.00%,而且,該一增幅仍有上升的趨勢,顯然,這一情況將不斷增加檢察院的工作壓力。

客觀而言,為達到確保重大公共採購項目的公平公正的目的,目前規定的實時監察開標制度的作用有限,為此,我們認為,應適時對公共採購制度進行檢討,適宜引入重大公共採購項目整體程序的同步監察機制,以確保由項目籌備至完成付款的每個環節都能符合規範,保障相關項目開展過程的公平公正。

(二)人員的聘用與晉升

2017年,經檢察長提名,5名完成“第五屆進入法院及檢察院司法官團的培訓課程及實習”的實習司法官獲行政長官任命為檢察官,並於2017年11月1日上任。

為此,檢察院司法官人手短缺的情況已得到相對緩解,現時,檢察院在崗司法官增加至41人,當中包括1名檢察長(由1名助理檢察長擔任)、9名助理檢察長和31名檢察官。

另一方面,為任用主任書記員開設的培訓課程於2017年5月完結,15名合格的學員於2017年9月獲委任為主任書記員,當中1人以代任方式接替已退休的書記長。

在主任書記員任用的過程中,檢察院各個辦事處迅速有序地進行工作交接,其中,駐終審及中級法院辦事處及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刑事)亦分別成立新的工作科室;目前,在新任管理團隊的協調之下,檢察院司法輔助人員之間的合作溝通得到加強,司法輔助工作的程序與效率也得到不斷的完善。

此外,為改善和增強檢察院司法輔助人員的人力資源,經檢察長辦公室、終審法院院長辦公室以及法律及司法培訓中心的共同努力,為法院和檢察院司法文員的任職資格課程的招生程序已於2017年展開,按照計劃,相關課程將於2018年上半年開始。

隨着檢察長辦公室案管系統的建立和人力資源的逐步補充,我們有理由相信,檢察院司法文員的司法輔助工作將在質量和效率方面得到提升。

(三)人員在職培訓

隨着現代社會的快速發展,終身學習和在職培訓是公職人員不斷提高自身素質的重要途徑之一,結合檢察院司法工作的職業特點,並考慮司法官、司法文員和行政人員難以抽身赴外地接受培訓的客觀事實,在2017年,特區檢察院邀請國家檢察官學院三位教授來澳,為檢察院司法官及相關人員舉辦司法研習講座,內容包括學習內地檢察機關對證據的蒐集和辨析、職務犯罪、定罪法律思維等方面的理論研究和司法實踐,相關活動促進了特區檢察院和內地檢察機關之間的工作交流和相互瞭解。

2017年,特區檢察院亦邀請廣東省公安廳派出專家來澳,就“交通事故現場勘查和痕跡檢驗鑑定”的課題舉行講座,在刑偵技術層面為檢察院司法官和工作人員傳授經驗並進行工作層面的經驗交流。

此外,特區檢察院在2017年亦邀請中國銀行澳門分行合規部負責人為檢察院司法官及相關人員舉辦講座,介紹該銀行對可疑交易的監控和處理程序,相關講座在實務操作方面促進了檢察院工作人員對清洗黑錢行為的了解和認識。

為強化前線工作人員面對壓力的能力,2017年,特區檢察院委託香港專業培訓學會為檢察院工作人員舉行2場“處理刁難人士之十型人格”工作坊,傳授溝通及相處技巧,在課程之中,導師亦分享其自我身心情緒管理的技巧,相關講座獲得出席的檢察院工作人員普遍好評。

(四)工作互訪

2017年,檢察院共接待30個來自本地、內地、香港特區、台灣地區、法國、日本和東帝汶的來訪機構及團體,與此同時,檢察院也組織司法官、司法輔助人員及行政工作人員赴內地、香港特區、美國、巴西、英國、東帝汶等地參加國際會議及訪問交流,相關工作交流對於宣傳特區法治以及擴寬檢察院工作人員的職業視野具有促進作用。

十、2018年的工作展望

(一)舒緩檢察長辦公室法律人員緊缺的問題

根據《司法組織綱要法》的規定,檢察長辦公室負責向檢察長提供技術和行政性質的輔助,其內設立專責檢察院行政事務處理的下屬部門,為此,檢察長辦公室涉及法律和司法輔助事務的日常工作需由法律範疇的工作人員承擔。目前,考慮檢察長辦公室法律人員緊缺的事實,檢察長辦公室已於2017年展開招聘法律範疇高級技術員的專業能力評估程序;按照計劃,2018年初將進行知識考試的筆試,預計招聘程序可於同年完成,我們希望,法律範疇工作人員的招聘可有效解決檢察長辦公室法律範疇人力資源緊缺的問題。

(二)關於13/1999號行政法規《檢察長辦公室組織與運作》的修訂方案

如前所述,回歸後,澳門特區擁有獨立的司法權,檢察院獨立行使檢察職能,其下設置具有行政及財政自治權的檢察長辦公室,負責向檢察長提供技術和行政性質的輔助。

雖然經過2009年及2011年的兩次修改,第13/1999號行政法規《檢察長辦公室組織與運作》仍然存在應予改善的空間,檢察長辦公室將於2018年展開推動修訂《檢察長辦公室組織與運作》的具體研究方向,在架構和制度方面完善檢察長辦公室的運作,推動有關修法程序的進行。

(三)以科技手段提升檢察工作的效益

隨着社會的急速發展和科技日新月異,為了進一步落實“案件管理平台”的構建規劃,提高案件管理系統的現代化和專業化水平,檢察長辦公室將於2018年完成8個功能模組及系統;跟進2017年為檢察院駐初級法院辦事處構建的“卷宗追蹤系統”及“熱線查詢管理系統”;同時,亦繼續為刑事訴訟辦事處中心科構建“收據製作系統”,並在資訊軟件的應用方面,計劃開發“財務管理系統”和探索開發“資產設備管理系統”,藉此以科技手段整體提升檢察院工作的效率與效益。

十一、總結

總體而言,澳門特區檢察院在2017年的運作情況可歸納為以下幾方面:

(一)檢察院堅守辦案質、量兼顧的原則,致力維護法治和社會公義,對案件有據必查、不縱不枉,藉此維護法律尊嚴以恢復正常的法治社會秩序。

(二)全方位履行維護合法性的檢察職能,針對法律實施過程中存在的問題進行研究,為推動澳門法律體系的發展和維護合法性提供相應的法律意見。

(三)對於重大、敏感的案件,檢察院發揮檢察一體的運作優勢,以專案工作組的集體智慧有效推動訴訟程序的正常開展。

(四)繼續規範和強化檢察長辦公室的內部管理,確保人員招聘和財會制度的依法運作。

(五)推動業務資訊化,以科技手段優化工作程序和提升檢察工作的效益。

***

回顧2017年的工作進程,檢察院感謝特別行政區政府和社會各界對檢察院工作的支持,同時,檢察院將在2018年的工作年度積極有為,嚴格依法履行澳門特區法治守護者的莊嚴職責。